也但

就不是很平衡

“我甚至现在就能清楚地看见,一旦有一天我不得不长久地离开他,我会怎样想念他,我会怎样想念他并且梦见他,我会怎样因为不敢想念它而梦也梦不到他。”

♪(^∇^*):

【獒蟒/蟒獒/AU剧情向】Summertime Sadness

俗烂梗+素材匮乏,加上文盲不会写剧情梗概,反正结尾不忍心虐了,虽然和整体感情色彩不太符合。。。

中学生zjk每天晚上都会做梦,梦里自己是一个乒乓球运动员,还有个永远快乐阳光的好友,受到感染,zjk尝试做出改变自己的努力,但是也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他最好的朋友只存在于梦里,无论梦境多么真实,醒来后现实中却查无此人。

现实中的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但是zjk突然发现自己不再做那个梦了,无论怎么努力,好友的面容都不再出现在梦中。数年后,已经是个成功人士的zjk并没有忘记自己年少时的梦,但是,那个人在现实中真的存在吗?

号啕大哭。

哥哥啊,只要你还打一天,我就陪你一天。
我想过无数种可能,你受伤了,你输了,你不行了,你退场了,你抱着遗憾一直到老了,无论哪种都好,就是没想过,我不喜欢你了。


你哪样我都喜欢你。
最喜欢你了。
加油。

《理想》

       一个人住在这城市

       为了填饱肚子就已精疲力尽

       还谈什么理想

  那是我们的美梦

  梦醒后 还是依然奔波在风雨的街头

  有时候想哭就把泪 咽进一腔热血的胸口

  公车上我睡过了车站

  一路上我望着霓虹的北京

  我的理想把我丢在这个拥挤的人潮

  车窗外已经是一片白雪茫茫

  又一个四季在轮回

  而我一无所获的坐在街头

  只有理想在支撑着那些麻木的血肉

  理想今年你几岁

  你总是诱惑着年轻的朋友

  你总是谢了又开 给我惊喜

  又让我沉入失望的生活里


  又一个年代在变换

  我已不是无悔的那个青年

  青春被时光抛弃

  已是当父亲的年纪

  理想永远都年轻

  你让我倔强地反抗着命运

  你让我变得苍白

  却依然天真的相信花儿会再次的盛开

  阳光之中 到处可见奔忙的人们

  被拥挤着 被一晃而飞的光阴忽略过


妈的。想哭。


看着直通....突然能体会到当年爸妈等我成绩的心情。

辛苦了(抱拳

那些年我废掉过的脑洞(其一)

【只是补档。

闲下来进行整理,把废掉的脑洞一个个拣出来补了。不继续写就码了大纲。

因为想了想总觉得愧疚,虽然没法圆满,但还是想给曾经存在过的他们一个结局。】

 


第一个是俜逄,杀手AU。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

稍微改了改,龙蟒线减弱但仍有保留,tag不打了不喜者可不入主cp是蟒獒没有错。

 

第一章

第二章

 

(余下内容走大纲)

 

接上,任务失败,龙獒两人将蟒送回总部接受紧急手术。最后蟒生命危险被排除,但视觉神经已经被弹片伤及,存在有失明的风险。

蟒眼睛上裹着纱布只能躺在医院里,他特别绝望地对獒说,怎么办,我要是看不见了整个人就废了。獒安慰他说如果你失明了我也会一直陪你的。日子一天天过去,蟒的眼睛并没有好转,医生也跟俜逄的人说复明的机会不大了,龙獒蟒三个人的心里都很不好受。

这个时候上面派给獒一个绝密的重量级S+任务,这种任务一般风险都很大,他权衡再三最后接了,跟蟒说我最后再干一票大的,完了我们就一起退出组织去过平凡人的生活。蟒答应了。獒本不是个迷信的人,那天晚上也去庙里拜了一拜,一是希望任务顺利完成,二来希望能和蟒永远在一起。

结果到了接任务的那一天,獒才知道内容居然是暗杀蟒。原来当时任务失败时对方拍到了蟒的样子,信息泄露了,再加上蟒已经看不见,他对俜逄来说非但没用而且是个隐患。上级最后决定除掉他,而能做到这件事的人必定是整个俜逄最好的杀手。

獒很奔溃,又不可能告诉蟒,他有五天的期限,一直拖到了最后一天。蟒躺在病床上喝粥,跟护工开玩笑说要是出现奇迹能看得见了,他第一件事是去挑戒指,然后逼獒嫁给他。獒站在病房门外内心非常绝望,他的衣服底下就是各种武器,还有那张任务卡。

最后他还是没能下得了手,正准备转身离开,撞上迎面走来的龙。獒打了招呼就要走,龙问他房间里的蟒现在是死是活,獒大惊,才知道龙早就知悉了任务的内容。龙得知他放弃,冷笑地说他要是獒就先杀了蟒然后再自杀,獒说不可能,因为第一件事他就没法办到。

龙说你要是不这么做整个俜逄都有危险,最后你俩还是逃不了。獒埋怨那天出任务时他们两个没有掩护好蟒,龙大怒说这么算起来你俩一开始不在一起他和蟒的搭档也不会被拆,这样一搞咱仨都得完蛋。两人不欢而散。

蟒觉得身体好多了去看秦志戟,就在第五天的晚上。他对秦志戟说,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但是我的手一样灵巧,身体还是很强健,思维还是很敏捷。秦指导,他声音发着抖说,您别放弃我。秦志戟非常难受,他知道许昕已经是个将死之人,可他没法告诉他也没法不跟他说我不放弃你。对一个死期将近的人说谎实在太残忍了,秦志戟流下了眼泪,然而蟒看不到。

獒扔掉武器和任务卡跑回来,对蟒说任务做完了现在他们就可以离开。上级很快就发现獒没有完成任务并且带着蟒逃走了,于是判定他背叛组织,整个俜逄的人员都出动来追他们两个。

獒带着蟒杀开一条血路,到后来体力渐渐不支,獒跟蟒说,我没法履行承诺了,对不起。上面的人一顿狂轰滥炸,獒闭上了眼睛打算和蟒死在一起,结果有个人出现了,带着面罩全副武装,没人认出来是谁。他救了獒蟒俩人,带他们到一条密道里。

那人揭下面具,居然是龙。獒盯着他,说你到底在想什么。

龙说我想要的,不过是我们三个永远在一起,可你们两个毁了它。獒沉默了半天回答说,对,那已经不可能了。

蟒在爆炸中毁了容,獒说那挺好的,组织信息不会泄露,他自己看不见,我也不嫌弃。话音刚落就自断了一条胳膊,龙想阻止他,但已经来不及了。獒满脸是血地把断臂交到龙手中,然后带着蟒从密道消失了。龙回去报告说他没能看得清蒙面人是谁,而獒蟒两人俱死在了爆炸中,只找到了一段残肢。

组织将信将疑,就在他们想要追究的时候,秦志戟出现了。他穿着龙刚刚所穿的衣服,称自己就是那个蒙面人,一时糊涂救人是想跟蟒说几句话,但最后仍亲眼看到两人在爆炸中粉身碎骨。他摊开手心,居然是那枚獒从不会离身的玉佩,沾满了火药和烟灰。

上级相信了,收走断臂和玉佩,给獒蟒立了一个衣冠冢。秦志戟被定罪,但因其年岁已高功绩卓著,也只是被剥去指导身份。而龙留在俜逄继续当一个优秀的杀手,他干得很好,却觉余生格外漫长。

 

 

 

-Fin-